| 设为首页 |

婚姻里的公平

婚姻 时间:2018-01-23 浏览:
《包法利夫人》中,爱玛婚前就表现得有点“匪夷所思”:她希望婚礼放在半夜,点着火把举行,而此刻的包法利却一点没有意识到危机。婚后,包法利“心满意足,无忧无虑”。可对婚姻生活充满幻想的爱玛,却发现丈夫“既不会游泳,也不会击剑,手枪更不会开”

《包法利夫人》中,爱玛婚前就表现得有点“匪夷所思”:她希望婚礼放在半夜,点着火把举行,而此刻的包法利却一点没有意识到危机。婚后,包法利“心满意足,无忧无虑”。可对婚姻生活充满幻想的爱玛,却发现丈夫“既不会游泳,也不会击剑,手枪更不会开”,顿时有一种做了个完美跳水动作却落入干涸池中的感觉。

社会心理学有一个“公平理论”,在婚姻里就是双方对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总是追求一种大致的平等,只有平等或近似平等才能使双方都满意。

一旦婚姻一方觉得自己的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比如爱玛追求浪漫,收获却只有平淡,裂痕随之产生。但是这里面有个问题,付出多少,收获多少,是赔,是赚,各人评价体系颇为主观,很是不同。

严歌苓小说《小顾艳传》中,售货员小顾和艺术家杨麦结了婚。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大家都说杨麦走运了,不仅因为他没花多少心思,更关键的是,小顾漂亮,售货员的工作也可以给家庭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大家都说杨麦走运,是说他在这场婚姻中是赚了的。其实,小顾自己也觉得走运,识不了几个字,却嫁了个文化人。所以,小顾就觉得很幸福。按常理,这样结合的家庭应该比较稳定才是。但是杨麦却有不同感受,除了对她提供的“实惠”比较满足外,对小顾没有文化却越来越敏感:她在外的言行总让他感觉丢尽了脸。

那些在婚姻中感知到不公平、吃了亏的人,往往会很沮丧,为了减轻这种感觉,就很有可能通过婚外性行为,试图使不平等关系恢复平衡,把吃的亏捞回来。因此,包法利夫人失望着失望着就出轨了。杨麦也“痛不欲生”出轨了。

但杨麦和小顾没有离婚,原因是杨麦成为了“现行反革命”,被判了刑。如果按公平理论去解释,对“现行反革命”杨麦,小顾也完全有可能感受到吃了亏。一个艺术家配她,也许是屈就,一个罪犯拥有她,只能是高攀。小顾没想那么多,为了救他,委身于黄代表,杨麦获得了减刑……后来的杨麦逐渐又成了大漫画家、大艺术家,杨麦那种吃了亏的感觉又回来了。最终,还是离掉了小顾。

这段婚姻,小顾始终没有吃亏的感觉,也没有在杨麦服刑时,与他划清界限。而杨麦却对小顾缺少文化始终耿耿于怀。说到底,每个人善良和珍惜的程度不同,对婚姻中的盈亏感受也各自不同。

《安娜·卡列尼娜》中奥勃朗斯基也出轨了,他是这么认为的:“他们的关系已无法补救,因为她不能再变得年轻美丽,富有魅力,而他也不能立刻成为对女人无动于衷的老人”。这个荒谬的理由,难道不是对她年老色衰妻子最大的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