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以法之名追索文物:“章公祖师”的漫漫回家路

内地新闻 时间:2018-12-22 浏览:
阳春村,福建中部山区连绵起伏的高山环抱着的一个安静的村落,却因为一座多年前被盗的肉身坐佛像而为不少人熟知。为了这尊佛像,当地老实淳朴的村民们不仅与外国人打起了官司,甚至还不远万里奔赴荷兰,进行跨国追索。 (漫画/姚雯) 12月12日,从荷兰传来一个消息

  阳春村,福建中部山区连绵起伏的高山环抱着的一个安静的村落,却因为一座多年前被盗的肉身坐佛像而为不少人熟知。为了这尊佛像,当地老实淳朴的村民们不仅与外国人打起了官司,甚至还不远万里奔赴荷兰,进行跨国追索。

(漫画/姚雯)

(漫画/姚雯)

  12月12日,从荷兰传来一个消息,荷兰阿姆斯特丹地区法院在网站发布书面裁决,表示对于中国福建村民向荷兰藏家范奥维利姆追讨章公祖师肉身坐佛像一案不予受理。对于自2015年起已经经历了复杂的追讨、诉讼、听证等多个环节的村民来说,这份裁决显然给了苦苦等待的村民及为此付出努力的人们重重一击。但这场官司还没有画上句号,村民们还在寄希望于福建三明法院能作出有利的判决。

  失窃的佛像

  每年的农历十月初五,对于福建省大田县阳春村以及附近的村民而言,都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阳春“千年肉身坐佛章公祖师”的佛诞日,四村八邻的村民甚至在外经商务工的村民,都会专程赶回来,祭拜章公祖师。用当地人的话说:“祭拜章公祖师已经从一种信仰变成了心灵慰藉和精神鼓舞。”每当生意上或者家庭中遇到困难挫折的时候,人们都会在心里默念,请章公祖师关照,依靠着这种无形的力量重拾信心,然后把问题一点点地解决掉。

  章公祖师俗名章七三,法号普照,北宋人。相传章公祖师生前行善好施,以医术为人解除病患,当地瘟疫流行的时候,民众正是由于他的全力相助才躲过了灭顶之灾。他圆寂后被塑成金身佛像,因其真身四肢身首俱全,被供奉在阳春村普照堂,后人称之为“显化六全章公祖师”。当地百姓尊称他为祖师,“毫不夸张地说,章公祖师根植在每一个当地人的心中,因此我们把祖师的佛诞日看得比春节还重要。”

  然而1995年农历十月二十四日的早上,看守普照堂的老人打开门,惊恐地发现章公祖师佛像不见了,只有一个30至40公分大的洞赫然出现在大厅左侧的墙根上,而门锁却完好无损。

  佛像就此再无音讯。

  2015年3月,英国《每日邮报》的一则报道引起了国内相关人员的关注:正在匈牙利自然博物馆展出的一尊来自中国的千年佛像,经过CT检验,内端坐着一位打坐和尚,其内脏已被掏空。佛像里的和尚被推测生活于公元1100年左右。

  这则新闻传到国内,在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这就是1995年我们村普照堂失窃的那尊章公六全祖师!”消息迅速传开,一场跨国追索章公祖师佛像的行动启动了。

  跨国追索的道路异常艰辛。一开始,佛像的持有者,荷兰私人收藏者范奥维利姆表示,如果能够证明这尊佛像确实是福建村民声称被盗的那尊,他愿意归还佛像。后来,他的态度又出现反复,而且一度要求补偿2000万美元。最后,他索性通过代理律师表示坐佛像已在荷兰交易,并且拒绝透露详细情况。

  面对即将届满的20年诉讼时效,阳春村村民聘请了律师在匆忙中提起了诉讼。

  数次交锋

  2017年7月14日,荷兰法庭终于举行了首场法庭听证会。

  听证会上,范奥维利姆先是称,“阳春村和东埔村村委会不是荷兰《民事诉讼法典》条款定义的自然人或法人;又拿着佛像CT扫描结果称,佛像内的肉身大部分内脏器官不复存在,不是荷兰法律定义的“尸体”,可与木乃伊一样,被视为“财产”;至于购买佛像的行为,范奥维利姆抗辩说,他不是“专业的亚洲艺术品交易商和收藏家”,而佛像上一持有者鲁斯滕伯格在香港获得佛像时,“香港对文物进出口并无限制”。

  原告针对这些说法逐一作了回应,根据中国法律规定,村民委员会有权依据法律或接受本村村民委托作为当事人参与诉讼。在实践中,有大量诉讼案例系村民委员会作为原告或被告参与其中。

  章公祖师去世后,当地人通过一定措施使其成为不腐肉身,然后塑成金身佛像。佛像里的肉身,是一具身份可识别、含有完整骨骼的尸体。依照荷兰《埋葬与火化法》,尸体无人可拥有其所有权,但在普照堂建成后的各个时期,村民作为保管人、管理人和受益人,拥有对章公祖师肉身的处分权。

  另外,范奥维利姆身为专门从事亚洲艺术品交易的收藏者,考虑到为佛像支付的价格,他知道,或者至少应当知道,这是一件有价值的佛教文物,也应该预料到其可能承担文物非法来源的风险,以及第三方可能就该佛像主张权利的可能性。

  今年10月31日,荷兰法庭进行了第二场法庭听证会。此时范奥维利姆却表示自己已不再持有佛像,因为他已与“第三方”达成“交换协议”,且他本人并不掌握此“第三方”身份的详细信息。

  12月12日,荷兰阿姆斯特丹地区法院的判决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村民们只能向律师寻求进一步的帮助,以穷尽所有法律救济。

  在国外诉讼开展的同时,中荷律师团队也在福建当地开展了提起平行诉讼。

  在今年的7月和10月,福建省三明市中级法院两次开庭审理肉身坐佛章公祖师跨国诉讼案。

  双方辩论的焦点围绕原告诉请的标的物与被告持有、展览的肉身坐佛是否为同一物,被告持有肉身坐佛的取得经过、展出情况、目前状况,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地区法院诉讼情况,适用法律问题等。

  不过,无论在荷兰还是中国的诉讼中,范奥维利姆一方关于肉身坐佛的取得与转让情况,并称佛像已与第三方交易之事,始终就没有提交任何相关证据。而在三明法院的庭审最后,与在荷兰的强硬态度相反,范奥维利姆一方表达了调解意愿。

  他们承认肉身坐佛属于中国,但不可能归还阳春村,如果返还阳春村则默认是买盗赃物,对此不认可。而阳春村村民提出调解方案为,希望被告将肉身坐佛归还,将支付一定的可以负担得起的补偿费和其他利益。11月初,代理律师刘洋接到三明法院的电话。法院表示,被告代理人与被告进行进一步沟通中,是否接受原告的调解方案或提出新的方案。如果协商调解不了,将由法院判决处理。

  另辟蹊径

  跨国民事诉讼耗时较长,所以案件尘埃落定仍需时日。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院长霍政欣认为,对于肉身坐佛的返还起重要作用的,还在于荷兰法院的判决,因为该坐佛目前在荷兰,即便中国法院判决胜诉,如果对方不履行判决,将很难执行。在霍政欣看来,不管是归期未定的章公祖师,还是尚未完全回国的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我国流失文物回家之路都将十分漫长,难以一蹴而就,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2014年,时任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局长的励小捷在谈到文物返还时曾指出,文物返还主要通过外交、司法和民间三种途径。第一,外交途径,在国际法的框架下开展返还工作。第二,司法途径,在文物流失目的国的法院,通过提起司法诉讼要求返还。第三,民间人士主动捐赠。